良序近乎泛.
「坑」下的文章
现代越南语音系总结
我早就想学越南语, 因为之前认为越南语元音丰富(过于丰富了), 声调悦耳, 而且又有 60% 多的汉越词. 但促使我开始学习越南语的最强烈动机, 还是潘悟云的《汉语历史音韵学》第 23 页中提到的 「在汉越语中幫滂並明母字的重纽三等为 p, ph, p, m, 重纽四等为 t, th, t, d」. 所以我学习越南语的最主要目的是用汉越音来读汉字, 至于其余的会话与交际目的, 就看心情了. 下面是我学习越南语语音的总结. 辅音 现代越南语以河内方言为标准音. 但河内方言的辅音变化, 是所有越南语方言中最快的, 以至于 ch/tr, d/gi/r 完全合流. 这显然不利于与《切......
一种常用的越南语转写方案
按: 本文中对越南语国语字的看法较为主观. 请诸君不要为本文情绪所影响, 自行判断国语字的价值. 虽然我不喜欢越南语国语字, 但毕竟这是目前记录越南语的最主要方式, 是不可能绕过的. 然而我苦于每日在中日英越之间切换键盘, 且越南语键盘本身乖张偏僻, 元音字母和声调符号与数字键冲突, 绝非输入妙法, 实乃蕞邦邪技. 所以, 我准备在博客里用一套大家常用的转写方案标注越南语, 从此摆脱国语字鬼画符般的元音和声调系统. 另外, 我认为越南语的正统文字应是汉字或汉喃混写, 所以今后我会优先用汉喃字来写越南语, 需要时再用这套方案来标注. 以下是具体的转写方案. 需要说明的是,......
重紐初探
衆所周知, 在《廣韻》的支脂祭真諄仙宵侵鹽九個韻系的脣牙喉音 (幫滂並明見溪群疑影曉匣) 字中, 存在表面音韻地位 (攝, 等, 韻, 聲母, 開合口) 完全相同的小韻, 且《韻鏡》上也將這些小韻放在第三, 四欄. 這種現象被稱爲「重紐」, 被放在韻圖第三欄小韻的被歸爲重紐 B 類 (重紐三等), 第四欄的小韻被歸爲重紐 A 類 (重紐四等). 近年來人們對重紐具有實際語音差別這一說持越來越肯定的態度, 主要證據體現在當時的梵漢對譯材料, 各種域外方言以及方言中的零星例子. 在漢越音中有一種奇怪的現象, 某些脣音字會發生舌齒化, 例如, 「賓」字讀音爲「taan」「民」字讀音爲「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