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序近乎泛.

逃避不仅可耻而且无用

想了几次, 还是把这篇废话写下来吧, 权当是和之前徘徊彷徨的四年作别. 不, 更多的应该是悔恨. 标题就是这一个月以来的心境, 好像还戏仿了某部我没看过的电视剧的名字. 随便是哪部, 都无所谓.

虽然我之前, 至少是从大一的时候开始, 就一直被数学, 物理, 还有语言学这三种力量撕扯, 但由于我本身的懒惰和怯懦, 我没有去选择一个方向精进自己的学问, 反而像孤蓬一般在这三者形成的气旋中飘荡. 在这种状态下的生活, 当然是左支右绌, 精疲力竭, 一点也不好过, 但我却总是用某一时刻的愉快体验来欺骗自己不要改变现状, 以便让这种痛苦却熟悉的生活延续下去, 并为这种无谓的痛苦编出各种精巧的理由. 看看我在这些年中都留下了什么: 早已将动词变位和名词变格忘记的拉丁语, 一堆垃圾桶原理的普通语言学, 只能看懂汉文训读的日本语, 《金云翘传》前几百行词汇量的越南语, 只会唱儿歌的法语, 味同嚼蜡的交换代数, 只记得隐函数定理的微分拓扑, 只会举平凡例子的一般拓扑, 只会算球面和摄影空间的微分几何, 同样味如嚼蜡的 Galois 理论, 一点用都没有的范畴论初步......还有其他一大堆的无用之物. 哪怕我肯坚持其中的任何一项到现在, 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后悔.

虽然我学习这些无用之物的一部分原因是我从小就对无用之物不反感, 但更深层次的原因, 只有我知道, 是之前对物理的逃避. 虽然说我不像本科中同一届的其他同学一样, 政治正确地说自己爱物理 (只说了一个学期). 但嘴上说恨死了物理, 却一点不去改变可悲的现状, 似乎也没有比他们高出多少. 没错, 我不应该对本科的那些儿童算术一样的标准课程抱多大希望. 疯狂地学习物理之外的其他东西, 除了逃避之外, 或许并非是真正地想去了解事物的本质, 更多时候是为了自己在说出某某理论时显得不平凡以及证明自己并非技不如人.

但显然, 不纯正的目的很难导致好结果. 在真正心无杂念的人的面前, 我的所有逃避不过是沐猴而冠的闹剧, 我自然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最后一根稻草是我在某个下午匆匆看完的吴清源的两本回忆录. 我本来想在字里行间寻找一个狂放不羁, 嵇琴阮啸的昭和棋圣, 却发现, 吴九段在围棋之外的生活异常平淡, 甚至可以用木讷来形容. 谁能想到, 升降十番棋将当时日本棋坛所有顶尖高手降格, 敢让天下一先的棋圣, 竟然出了下棋之外, 在其他的事情上心智竟然像儿童一般不成熟. 再反观我的运行轨迹, 不过是无意识的质点的布朗运动.

没错, 除了逃避之外还有无所谓的争强好胜. 就算我能认出所有的喃字, 能不费力地写出清丽的尺牍, 能洞察一般人认不出的语言规律, 还能背出现代数学中一堆不自然而怪异的定义, 又能如何? 我毕竟是, 而且将来一段时间里也将是学习物理的人, 至于会不会写 html+css, 操作系统用 Windows 还是 Linux, 喜不喜欢汉韩和越文化, 喜欢古典艺术还是现代艺术, 讨不讨厌二次元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这些东西无法使我理解世界的本质, 依旧让我迷惘, 依旧让我有所眷恋不能集中精力干好一件事, 依旧阻碍我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何必珍惜? 只因为当初不明就里的遇见与短暂的快感, 只因为毫无用处的人设, 只因为害怕失去这些就会变得孤独? 算了吧, 我逃避了这么多年, 人设也摆了这么长时间, 如果放弃我所眷恋的其他能让我脱离这种无意义的彷徨与逃避, 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君以此始, 必以此终. 博客这种东西, 尤其是我的这种充斥平凡内容的博客, 很大程度开通的原因上是由于最初的想立人设的欲望. 不过现在真的有点厌倦将本来平凡速朽的自身费力记录下来了, 本来就是可悲而平凡的经历, 何必有选择地记录下来, 欺骗自己这是悲壮却有意义的痕迹.

还是去干更有意义的事情吧.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算了吧, 我逃避了这么多年, 人设也摆了这么长时间。”哈哈,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立人设实在太低效了。我本科那会子哪有你这么多爱好,而且是已经动手做了那么多的爱好。其实,你写的那些语言学文章还是很吸引人!不知道博主最近是不是已经专攻物理了啊?

    • @mkyos 对, 语言学和汉语音韵学的话, 还是等下辈子吧. 实在有心无力.

      • @张湿婆 对你和越南留学生的“笔谈”印象深刻!于是昨晚睡前看了百度了一个小时的“越南汉语教育”,还看了一篇越南留学生的越南汉语教育的硕士论文,我是真有闲 😊

        • @mkyos 他不是留学生, 他在河内国家大学学历史. 一般来说, 在越南专攻越南史的学者都熟练掌握汉字和文言文 (但未必能看懂或会说现代汉语, 他就是一个例子, 只会用文言交流), 因为越南二十世纪之前的重要典籍几乎全部用汉文书写. 可能受过一般的面向日常应用的汉语教育的人, 对我问的这种生僻字也很难回答上来吧.

          • @张湿婆 原来如此,哈哈我真笨,如果是留学生,应该不至于还要笔谈吧。为了传承和研究本民族的历史,需要学习一门古老的外语,的确是有些悲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