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序近乎泛.
「Life」下的文章
逃避不仅可耻而且无用
想了几次, 还是把这篇废话写下来吧, 权当是和之前徘徊彷徨的四年作别. 不, 更多的应该是悔恨. 标题就是这一个月以来的心境, 好像还戏仿了某部我没看过的电视剧的名字. 随便是哪部, 都无所谓. 虽然我之前, 至少是从大一的时候开始, 就一直被数学, 物理, 还有语言学这三种力量撕扯, 但由于我本身的懒惰和怯懦, 我没有去选择一个方向精进自己的学问, 反而像孤蓬一般在这三者形成的气旋中飘荡. 在这种状态下的生活, 当然是左支右绌, 精疲力竭, 一点也不好过, 但我却总是用某一时刻的愉快体验来欺骗自己不要改变现状, 以便让这种痛苦却熟悉的生活延续下去, 并为这种无谓的痛苦编出各种精巧的理......
这能指泛滥的人间
前几天和良殿聊了聊《枝白路 17 号地下室的梦想家》, 聊天的内容记录在她的博文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中. 《枝白路》本身虽然有趣, 可我觉得读者们关于文本的讨论似乎更有趣: 一群性格嗜好各异的人们通过没有生命的文字推敲文字所描述的鲜活人物和复杂关系, 或唏嘘某个人物的命运, 或执念于某个意象的内涵, 辨析毫釐, 探索幽微, 大家都在真情实感地把自己的生命映射到文本上. 于是, 在与良殿聊天结束之后, 我不禁问自己: 文本究竟是什么? 令人满意的文本究竟有什么要素? 问罢, 连我这个文艺理论与哲学的门外汉也知道这两个问题不是什么好问题, 过于宽泛且相关概念没有......
记一次与我无关的毕业典礼
昨日将中古汉语的声母部分总结完了, 今日却懒惰不想学韵摄, 但又实在想不出什么手段来闲游取乐. 不如将我这周对毕业典礼及相关事物的看法记录下来. 若这篇废话引起了谁的不高兴, 尽可在评论区或发邮件辱骂我. 都说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可能这句话放在我的毕业的同学们身上也对, 因为我从他们的毕业感言中感受到了他们对于世界前所未有的善意( 当然这世界是商掉我的世界); 但于我来说, 我更喜欢鲁迅的 "让他们怨恨去, 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若连仇敌都不敢诅咒怨恨, 谈何侠气侠骨, 谈何《刺客列传》, 谈何鄙校校训校歌. 自从大二之后,......